【www.huanhuayt.com--热点推荐】

孩子的理想与社会的变迁文章

  近日,齐鲁晚报的"观点交锋"栏目转载了乌鲁木齐对中小学生进行理想问卷调查的新闻,说接受调查的小学生大部把当私企老板、医生、律师和影视明星作为自己的理想,只有很少一部分选择当工人,孩子的理想与社会的变迁。并且还有两篇评论,一篇认为"想当老板是务实的价值观",另一篇认为"中小学生嫌贫爱富令人忧",虽然两篇文章都有其可取之处,但我却不都全然苟同。

孩子的理想与社会的变迁文章

  首先,我讲一下自己小学时所经历的理想选择问题。那时是80年代中期,我在济南的一所国企子弟小学读书,老师也问大家的理想是什么,同学们有说要当科学家的,有说要当解放军的,也有说要当工人的,当然,每当有人说要当工人时,总会招来一阵善意的笑声。而老师则支持说,他们有脚踏实地的精神。

  其次,给大家讲两个真实的笑话,也是八十年代中期的事。第一个,据说,我父亲的一位女同事的孩子对老师说他的理想是长大了卖烧鸡,因为那样就可以天天吃烧鸡了。其实那家伙当时已经天天吃烧鸡了,因为他妈妈非常的溺爱他,把儿子养的象个乳猪。第二个,发生在我家里。当时我家只有父亲是城市户口,我们姐弟三个和母亲都是农村户口,算是跟着父亲"暂住"在济南的,母亲没有工作,就在家做裁缝。一天,父亲工厂里有个女同事来我家加工衣服,聊起天儿来。母亲说一定要让孩子好好学习,因为学不好就要回家种地。那人一听就说:"哟,俺可不让俺孩子使劲学,小脑袋那么点,累坏了怎么办啊。只要他没病没灾的,长大了到咱们厂技校念几年,回厂当个工人就比什么都强。"

  再次呢,我想把这两个时代的理想样本做一下感性化的社会环境分析,幼儿教育《孩子的理想与社会的变迁》。看一看,什么变了,什么没有变。

  八十年代中期,在我们这个国家,只有收入高、社会低的个体户,还没有什么私企老板,当然,更加没有吃回扣、拿红包的医生,唱一首歌几万元,甚至几十万元的影视明星。因此,那里的学生们没有现在的这些理想选项。当时的科学家,则高高在上,小学生们知道的也就是牛顿、爱因斯坦这样的创造历史的伟人;打鬼子的解放军则是尚武的男孩子们永远的敬仰对象;工人呢?他们享受着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,象我父亲用充满羡慕的.语气讲的,他们厂的很多青年工人从来不存钱,因为他们说:"只要活着,就有单位给活干,有单位给发工资,有单位给房子住,生病有单位报销,就是死了,单位还要给安葬费呢,自己存什么钱啊?"当然,因为我们家不是双职工家庭,既没有单位给的房子,也必须天天算计着存钱,给没有退休金的母亲养老。

  那么现在呢?父亲原来的单位,已经经历了两次破产,两千多人的中型国企上班的已经不到300人,工人每月工资不到500元,到现在04年的工作还没有发完整。我读书的子弟小学早已解散,因为它的上级----一家造纸厂已经奄奄一息了。那位把孩子养的象小乳猪的母亲,五年前,我骑车经过一个菜市场时,看到她正在一个包子铺里满面油烟的忙碌。小"乳猪"也应该到了自己赚钱买烧鸡吃的年纪吃了吧,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吃的烧鸡比那时是多了还是少了。

  从"科学家、解放军、工人"到"私企老板、企业家、医生和影视明星",二十年在历史只是连弹指都不够的一瞬,小学生的理想却已经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。但是,变化的只是形式,从"科学家、解放军、工人"变成了"私企老板、企业家、医生和影视明星",没有变的是精神,是对幸福和尊严生活的追求。天真无邪的孩子,没有盔甲的心灵,最能感受这世事的变迁,炎凉的更替。

  如那位朋友所说,私企老板永远只能是少数,记得大学时学的经济法,规定雇工八人以上才能算是企业,否则就是个体户,而一个大的私企更要几百、几千,甚至几万个雇工才能造就了吧,更遑论万一挑一的影视明星呢。如果全民都非这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私企老板或影视明星不当,那可真的是大问题了。但是,问题的关键在于,我们如何才能让孩子们真心实意的想当工人呢?让那些已经当了工人的,不为当不成老板"铤而走险"呢?靠老师们在课堂上的说教吗?靠道学家们的捶胸顿足吗?还是卖包子的母亲们的言传身教"当工人就是好,好!好!好!就是好!!"?

  十六大以来,新一届党中央领导集体提出了从科学发展观到构建公平正义、民主法治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等一系列重大战略决策,我深深的相信,只有将这些战略落到实处,工人,甚至农民这样的职业,在孩子们的眼中,才会变得有希望和有尊严起来,起码不会那么可怕了,道学家的嘴脸也不会如今天看起来这样恶心了。

  最后说一句:不知所谓"中小学生嫌贫爱富"这话是从何说起的呢?学生们的选择难道不是仅仅希望自己过富裕而体面的生活吗?哪里有瞧不起穷人的意思了呢?难道一定要立志做因为被拖欠工资而跳楼的民工才不算嫌贫爱富吗?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huanhuayt.com/content/46307/